美丽的翅膀为谁拍动

夏天的日头起得格外早,早晨六点钟就已经老高了。

这几日,北京连续高温,灰蒙蒙的天上像扣了一盆火,城里城外大街小巷如蒸似烤,谁也躲不开。一大早就这么热,到中午还了得么!毒日头下上班赶路的人们热得汗津津的,许多人衣服都溻湿了。由天气预报得知,近些天来多半个中国都是这样的天气,不少地方都比北京更热,也就是说,十多亿人口都在酷暑之中煎熬,怎不让人心痛哪!

我记起《水浒传》里的一首诗:“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。”这还是幼小的时候背诵过的,因为这一回故事曾被收进课本,所以至今还记得这首诗。我也是从那时就知道,夏天的日子不好过,所以也把夏天称为“苦夏”。

当然,如果工作的环境装了降温的空调风扇,备有消暑的清凉饮料,或者能忙里偷闲休个小长假,躲到深山幽谷或者海滨丛林去消夏避暑,当然再好不过了。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这样的优越条件,绝大多数同胞还得一如既往地“战高温、斗酷暑”,挥汗如雨地坚守自己的位置。

忽然间,一只绿色的蝴蝶映入我的眼帘,那是一只翩翩起舞的风筝,从楼群当中一片不大的草坪上直插云霄。放风筝的是两个男孩,同千千万万可爱的孩子们一样,他们终于盼来了暑假,可以长长地松一口气了。假期对于他们是多么重要,疲惫的身心多么需要像风筝一般放飞,那翻飞雀跃的蝴蝶,不就是他们欢愉心情的流露吗!沉重的书包、繁重的课业、升学的压力,与他们小小的年纪简直不成比例,孩子们的苦和累绝不亚于大人们,相信每个家长对这一点都深有体会。

风筝的翅膀并不会动,它没有生命,没有追求,它的翩然若飞靠的是上升的气流。而这气流就来自我们脚下的土地,来自我们身边的滚滚红尘,来自我们亿万个勤劳刻苦的同胞。他们坚毅、刻苦而有活力,与悠闲自在的风筝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假如你站在高处纵目远眺,满眼都是拥挤的人流、车流、物流,步履匆匆,紧张有序,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,这就是祖国广袤大地上的景象。从东南沿海的新区到西北高原的牧场,从北川抗震小学的课堂到南海远洋作业的渔船,千千万万的可爱的劳动者,他们才真正是美丽的蝴蝶,有了他们的辛勤汗水,有了他们的和谐律动,才使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花开四季、美丽如画、霞蔚云蒸。

提起蝴蝶,自古以来曾留下过许多美丽的传说,其中最早的恐怕是“庄周梦为蝴蝶”的故事(《庄子•齐物论》)。千百年来,化蝶一直被文人墨客当作托物咏怀的美谈: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”(唐李商隐诗);“蝉蜕尘埃外,蝶梦水云乡”(宋张孝祥诗);“怎得身似庄周,梦中蝴蝶,花底人间世”(宋辛弃疾词);等等。此外,还有家喻户晓流传一千四百余年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。美丽的蝴蝶总是与哲理、幻想和情感联系在一起,不能不说这也是中国人爱和平、爱生活、爱思考的写照。

然而在西方人的心目中,蝴蝶就不那么美好了。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·罗伦兹(Edward Lorenz)1963年在一篇论文中危言耸听地说:在一个动力系统中,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长期巨大的连锁反应,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,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。后来又说:“亚洲蝴蝶拍拍翅膀,将使美洲几个月后出现比狂风还厉害的龙卷风!”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,后来也被称为混沌效应和非线性效应。据说,这一原理现已运用到经济学和社会学中去了,所谓“全球经济一体化”怕是由此而衍生出来的吧。

可见,天下蝴蝶的美丽都是一样的,而人之所见却各不相同:心中有佛,所见即佛;心中有魔,所见即魔。

正是这个魔咒使我们的国土成为“世界工厂”,使我们的同胞如蝴蝶一般夜以继日辛勤地工作。他们在付出了青春、消耗了资源、毁坏了环境之后,也破灭了梦想。他们在自身状况尚未改善的景况下,却在大洋彼岸堵住一个两万亿元的大窟窿,更抵住金融海啸,挡住经济危机,创下了可与传说中精卫填海和女娲补天的神话相媲美的业绩。谁说蝴蝶翅膀的力量微不足道呢?谁说设计这一迷局的没有创意呢?

最近一位空军少将发表了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——《救美国就是救中国》。文章说:“在这个时候谈中国独立的国家战略和国际战略,其实都有点自大,因为几乎中国所有的国内或国外政策都深受美国影响,基本上所有的政策都要考虑美国的反应,这是我国决策的一条隐形线索。中国到现在还是被绑在美国的经济圈上的,作为美国主要的产品加工厂、商品提供者,中国谈大国思维,大国策略就必须考虑美国因素,这是中国今天的一种无奈。”

简单一句话:中国被绑架了!也就是说,决定蝴蝶翅膀扇动不扇动和如何扇动的权力,已不再属于蝴蝶自己,而是取决于大洋彼岸的高兴不高兴和需要不需要,留给我们自己的除了“无奈”还是“无奈”,而且也只剩下“无奈”了。

果真“救美国就是救中国”么?非也!其实,这话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,因为即使救了美国也于事无补,而且更救不了中国。先不说远的,近两年来支持“藏独”、“疆独”打砸抢烧杀的是谁,太平洋上耀武扬威封锁第一岛链、第二岛链的是谁,闯进南海挑拨离间、兴风作浪的是谁,在我国周边派军队、建基地、送航母的又是谁,桩桩件件当中哪一件不是在我们的伤口上撒盐啊!这还不够,令人最不可忍受的是,所有这一切居然还得由我们自己去买单,简直欺人太甚!天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么?如果你是一个还记得历史的中国人,能不想起“靖康之耻”、“马关之辱”、“南京之恨”么?

时近中午,网上传来两条简讯:《汶川彻底关大桥被巨石砸毁事故已造成3死12伤》,《湖南洪江遭遇罕见特大暴雨袭击4人死亡5人失踪》(见《新华网》7月25日)。最近这些日子以来,使人心惊肉跳的新闻似乎从没间断过,脆弱的神经也渐渐变得麻木了。与往日那些大灾大难相比,今日的伤亡已是最小的了,但愿下午能保持住这个记录。

然而此刻气温更高了,温度计上的水银柱大概已经跳到三十多度了吧。天上骄阳似火,大概风也不会小,因为那只美丽的风筝依然飘在空中,而且舞得更活泼、更洒脱了。望着逍遥自在的风筝,却丝毫不能减轻我心头的沉重。为什么美丽可爱如蝴蝶般的同胞兄弟们,竟不如风筝那般自在呢?透过茫茫的曙色,我仿佛望见一个由蝴蝶大军汇聚的海洋,我仿佛望见无数美丽的翅膀在热浪中不倦地拍动,波涛滚滚,前仆后继,雄浑而悲壮……

谁能告诉我:美丽的翅膀究竟为谁拍动?

谁能告诉我:这个早已不是问题的问题,什么时候起又成问题了呢?

2009年7月25日

 
  •   知  音  会  意  
  •   泼  彩  传  神  
  •   躬  耕  乐  道  
  •   碎  语  情  真  
  •   知  音  会  意  
  •   泼  彩  传  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