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小说《牡丹之恋》

第十一章 醉入情侣间

29.叮咚老师

老师一早就打来电话,说武总明日将在银都大酒店设午宴,庆祝我的《魔幻森林》销售破五十万册,还叫我今天务必在家等她,有事跟我商量。

武总就是武逸夫,是与我签约的出版商。与他的公司签约的这几年,都是跟他的属下打交道,与他见面拢共也没几回。没有要紧的事,他是不会出面的,绝不是吃吃饭那么简单。

但是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,就是等香姐的电话,电话打来立即给她汇钱。我无法想象此刻香姐的心情,假如处在她那样境况下的是我,我该怎么办?大概我还不如她,她起码还能挺住,还能挣扎,而我却只有束手无策、坐以待毙了。

如果有些可惜的话,那就是迄今为止,我的生活一直波澜不惊,从来没遇到过什么波折和动荡。在我的小说里,为了使故事情节曲折生动,也会设置一些障碍和艰难。现在想来,那些桥段太幼稚、太蹩脚、太缺乏想象力了,而且每到关键时刻,也总会有神人自天而降、鼎力相助,轻而易举地将一切艰难险阻化解掉。现在我才体会到,残酷的现实,绝没有那么的轻松和浪漫,人生的路,也绝没有那么的平坦和风光。

上午九时刚过,香姐的电话就来了,我记下号码,急急忙忙跑出去给她汇钱。隔了那么远,我除了给她汇钱,还能帮她什么呢?愿上帝保佑她吧。

回家不久,老师就到了。我把她让进客厅,就去给她煮咖啡。

老师姓丁名信阳,是我的责任编辑,但我习惯叫她“老师”,连“丁”字都省下了。起初,我也没想过其中的缘由,后来才悟出:在我所有的老师中,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最高。如果在“老师”之前冠之以姓氏,就与其他的老师等同了。

我这几年出的几本书,其中有她很大的功劳。可以说,没有她的引路,就不会有我的现在。当年写第一本书的时候,从谋篇布局到行文标点,我几乎是一窍不通,没有她循循善诱地引路提携,我连文学的大门都找不着,更别说混成作家了。

老师在武总的公司只是兼职。与她初识的时候,她还在大学读研究生,后来就留校做了助教,现在已是副教授了。

我端着煮好的咖啡回到客厅,老师正聚精会神地读我的那本《红旗谱》。沙发的一侧,放着许多我最近正看的书,如《三里湾》《艳阳天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毁灭》《青年近卫军》等,这些书都是从旧书摊上淘来的。

老师问:“小何,你最近在读这些书?”

我点点头说,“是的,老师。这些书,您都看过吧。”

老师却摇摇头说,“那怎么可能!绝大多数都没读过,但对作者、主要作品的内容和风格等,还是了解一些的。我毕业论文的选题是《古诗十九首》,后来发觉这题材还不够偏,很不讨巧,但后悔也晚了。”

我好奇地问,“老师!写论文有选当代文学题材的么,比如论伤痕文学之类的?”

老师一提到大学,我的好奇心就被勾起来,想听她多讲一些。我对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,都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几年前的一时冲动,我撕掉入学通知书,选择了以写作为生的路,直到现在还被人们吹捧为勇敢,另类,有个性。其实,我的内心早就后悔了。

唯有老师了解我的心情,但她却从不点破。这就是所谓“矬子面前不说短话”吧。

老师回答我说,“可能有吧,但我们那一届没有。按理说,对当代文学的争议很多,有很大的发挥空间,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不好写吧。所以,选题一般都避开当代文学。”

她又指着我那些书问:“小何,你读了这些书,有什么收获?”

我向老师如实回答:“我虽看了不少,收获却还谈不上。不过,我却找到一种穿越的感觉,这非常可贵。读着这些书,好像走进另一个时空,发现另一维世界,又像闯入了桃花源,眼前所出现的一切,都令人耳目一新、目不暇接,以至心驰神往。让我惊讶的是:这一切既不是梦,又不是谜,更不是玄幻小说,而是我们身边时刻存在着的现实,可惜我熟视而无睹,好像那是第五维空间,恍若隔世。”

老师说,“看来你还是很有感触的。受你的启发,我也该多读一些老书。我觉得,光是得到一些感触还不够,还要多思考、多比较,以达到有所收益、有所借鉴的目的。你说呢?”

老师看得全面,想得深刻,讲得精辟,我只有点头认可的份儿。

我的老师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,但她的博学,她的视野,她的见识,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明摆地:大学,可不是白读的!

令人惊奇的是,从大学生到副教授,老师那娇小而持重的样子居然保持至今,没一点变化。也许,在我眼里,当年她已然是教授了。

接着,老师说明了她的来意。原来她是受武总委托而来,希望我尽快考虑新的作品,还带来了武总亲自做的出版计划。

武总建议在《梦幻城堡》和《魔幻森林》大卖的基础上继续跟进,立即续写第三部,书名可暂定为《迷幻庄园》,三部书的名字里都有个“幻”字,可称为玄幻三部曲,或玄幻系列。如果定为系列,今后还可以有第四部、第五部等。

对《迷幻庄园》这部书,武总提出个故事梗概,说是抛砖引玉,供我参考。对这部书的版税分成,武总还提出了比前两部更优惠的方案。

武总不愧是个有头脑的商人,他的每一个设想、每一个规划,后边都跟着经济效益,绝不做无用功,绝不干赔本儿的事。

在跟我合作的这几年,武总牢牢地抓住了两部分资源。一是已经握在手里的资源,主要是已经出版的那两本书,也可以称之为两件产品。那两件产品虽然已是钻进他网里的鱼,却仍是不舍得吃它,还要想尽办法对它二次、三次、四次地再开发、再利用。二是对我这个事实上已经钓在钩上的活资源,也可以称之为品牌,他绝不会轻易地让我溜掉,要想尽办法牵住我,适时地放些投入,期待新的产出。

然而,对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厌倦了,打心眼里不想再重复自己,而且觉得那两部作品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,我却为它投进了那么多的感情和精力,真有点冤。

当然,武总给我的报酬是很优惠的,为打造我这个品牌,他的投入是巨大的,可谓用心良苦。如果我不与他签约新书,他一定会失望,也难免会对我有一些想法。

我举棋不定,怎么办呢?

踌躇了许久,我把球踢给了老师。

“老师,这件事有点突然,我从来都没想过,我想听听您的意见。”

老师呷了一口咖啡,想了一下,对我说:

“好吧,我说说我的想法。我觉得,武总这步棋很高明,用八个字可以概括:‘乘胜前进,扩大战果!’武总对全国读书市场的情况很了解,他发现在文学读物中,玄幻小说所占的份额不小,而且大有继续上升之势。你的第二部《魔幻森林》,连续三个月排在十大畅销书的排行榜上,创下了销售五十万册的好成绩。在这同时,第一步《梦幻城堡》在第二部热销的带动下,销量也增加了。由此可见,小说市场仍有很大潜力,这个时候跟进,不能说不是个明智的抉择。”

我附和说,“老师,您说的这些,有关武总对图书市场的评估,我没有异议。谁都知道,武总是个优秀的操盘手,在他眼里,谁都可能成为他赚钱的筹码,就看他乐意不乐意用了。”

老师继续说,“还有哪,从作者的角度考虑,也有很多有利因素。一是你已写完两部,若再写第三部,属于驾轻就熟、轻车熟路那种的,可以事半功倍;二是你的语感、思维、好恶等,都与二十岁上下的读者群接近,可以做到○距离接触,而玄幻小说的读者群,多一半都是这个年龄层的,这是你得天独厚的优势;三是你的想象力很丰富,有如天马行空、气象不凡,你所独创的桥段在你的书中频频出现,读起来有接踵而来的新鲜感……”

老师一讲起来便滔滔不绝,可见她是有备而来的,但我不得不打断她的话。

“老师,这第二个方面就算了吧,您对我能力的评价,明显过高了。我的书卖了那么多,其中很大一部分,得益于武总的宣传炒作。对这点,您又评价得过低了。告诉您一个您可能不了解的真相:买我书的人,有很多是我的粉丝,而粉丝中有很多是不读我的书的,但他们照买不误,还要多买。您想到么?”

老师惊愕地问:“真地么?怎么会这样?”

她显然是头一次听说。一头雾水了吧,我心里这样想着。

但她随即又说,“即便有你说的这种情况,也不是主流。你的书好卖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我继续说,“老师,对于我是怎么写出这部书的,您是最有发言权的。我小时候是跟姐姐长大的,因为姐姐经常去外地演出,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多,相对来说,自主权就多一些。那些年,电视台播的动画片比较多,别家的孩子有父母管着,不让随便看。而在我家就没有人管,想看多少就看多少。事实上,我将看动画摆在第一位,看够了再去干别的,吃饭、做作业什么的。姐姐不但不管我,她还买回家不少动画片,支持我看。就这样,我从小就爱幻想,没事就不着边际地瞎琢磨,脑子里尽装了些千奇百怪的东西。后来,将它写出来,就成了我的作品。这些您都知道,我哪有什么天赋,还不是小时候看动画看来的!我写完那本《魔幻森林》,感到心里都被掏空了,小时候的那些储备早就用光了。”

老师笑了,“小何,你太夸张了!我一直看好你,不会看错的,你很有潜力!”

老师期待地望着我,看得出,她的眼里满含着信任。

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老师!我觉得我就是武总吹起的肥皂泡,看着挺光鲜,总有一天会被谁捅破,到那时我就全完了。那两本破书,根本就没有半点意义,纯粹是海市蜃楼,虚无缥缈。现在网上的一句流行语说的就是我:很傻很天真!”

老师听我这样说,似乎有所感触,沉吟了好一会,才说,“小何,看来你的话不是脱口说出来了,你已考虑好久了吧?”

我点点头,心想:老师,您应该理解我呀!

老师说,“这个问题很大,涉及到对当前如火如荼的玄幻小说怎么评价的问题。你回答不了,我也回答不了,也许只有留待将来,让历史来回答了。”

我问老师,“这么说,您赞同我的想法啦?”

老师摇摇头,没有开口。她斟酌了一下,还是说了。

“小何,虽然没有答案,我们不妨讨论一下。”

我说,“我最近一直在想,我写的这些东西,也许将来都是垃圾!”

老师没有犹豫,立刻反驳我。

她说,“小何,不能那样看。曾经有个伟大的哲学家讲过一句话:‘凡是现实的,都是合理的。’既然玄幻小说有那么多人在读,有那么多人喜欢,说明它必有其存在的价值。还记得大仲马与小仲马的故事么?他父子二人创作风格不同,却都是很成功的作家。当有人称赞小仲马而贬低大仲马的时候,大仲马诙谐地说:‘我从我的梦想中汲取题材,我的儿子从现实中汲取题材;我闭着眼睛写作,我的儿子睁着眼睛写作;我绘画,他照相。’再举个现代的例子,金庸的武侠小说,也有人曾经认为它是俗文学,不能登上大雅之堂。可现在怎么样,他的作品被推为武侠小说的经典,他也成了公认的文学大家。”

老师讲的道理我也懂,可我还是看不出自己那些作品的意义所在。

我说,“大仲马毕竟有他传世的作品,金庸的作品更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做基石,我哪敢与他们比呀!”

老师摇摇头,继续陈述她的理由。

她说,“可是,玄幻小说还是刚刚问世,而且泥沙俱下,良莠不齐,目前的作品现状,不能代表它成熟期的水平,怎么能轻易否定呢?也许,时代变了,科学技术进步了,社会分工趋于细化了,文学也在重新定位之中。在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下,文学的聚焦就不能做些微调么?如果将小说的关注点从身边移开,调得更远些,借鉴一些时空穿越的本事,比如关注一下人类的终极问题,‘我们从哪里来,我们是谁,我们向何处去’,有什么不可以的呢?后印象主义画家高更,早在一百多年前的1897年,就用这个题目作画了,他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‘八○后’画家啊!”

真是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!”我的老师才真正达到这个境界。若没有她的循循善诱,没有她传道受业解惑,我要走多少弯路呀!

我顿觉豁然开朗,只是一时还理不清头绪。

“啊,老师!我好像有点懂了。”

老师说,“对呀!有句老话: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!只要是有益的事,只管去做就成了,结论就留给历史去做吧。”

我明白老师的意思,却打趣地说:“老师,您有所不知,我是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短。我想我这里胡编乱造,还拿人家那么老多的钱,于心不忍啊!”

老师听我居然这么赖,却不依了,指着我问:“小何,你什么时候胡编乱造来着,照你这么说,我都成了你的同案犯啦!你老实说:你书里边的‘叮咚老师’有没有原型,她是谁?”

我一听这话,立刻晕了。看来这次不承认是不行了!

还是写第一部《梦幻城堡》的时候,由于写得很吃力,就天天盼着门铃响。因为门铃“叮咚”一响,准是老师来了,有她来指导,我就有救了。于是,我就在小说里添上一个人物:叮咚老师。小说的主人公身上总挂个铃铛,只要他“叮咚”一摇铃,叮咚老师就立刻现身在眼前,不论有什么难题,就全都迎刃而解了。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,跟谁都没讲,没想到早被老师看破了。

我只好认错,“老师,您别生气了!那年我还小,不懂事,就把您写进去,觉得挺好玩的。后来知道错了,也没办法改,就只好将错就错了。不过,我绝没有恶意。您可是看着我长大的,不能屈枉我呀!”

老师扑哧笑了,问我,“小何,你这个浑小子,老师有那么老么?”

我见老师不生气,更加逮住理似地,“再说啦,您要是不说破,它就是个旷世之谜,谁也不会知道,是吧!”

老师伸出手,点着我的鼻子说:“小何呀,瞧你紧张的,怕了吧!跟你说实话吧,我压根就没生气,那书里边的叮咚也没生气!要是生气,还能跟着你从第一部走到第二部么,而且以后你走多远,还打算跟着你走多远么!”

老师说的是实情,她又一次让我感动了!

时间过得真快,我一看表,已经是中午了。我立刻给我“代言的”曹州老店打电话,叫他们将午餐送过来,我想乘这个机会,让我的老师品尝一下正宗的菏泽小吃。

在我的小餐厅里,老师享用着美食,品尝当中,免不了称赞几句,还顺便提起我在博客上贴的那篇博文。原来我的行踪,全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
老师说,“看了你的文章,觉得你的文风变了,人也成熟了。”

我问老师,“您从哪儿看出来,怎么我自己不觉得呢?”

老师说,“你自己不觉得么?过去,你关注自己多,表现主观的多。现在,你关注的面扩大了,开始表现客观了,有点文以载道的味儿了。”

我很高兴地回应:“谢谢老师的表扬,其实那都是您教的,我恨自己还是太笨,进步太慢!”

老师抬起头,笑着说:“其实我是想说,即使你同意续写第三部,也不妨往里掺掺沙子嘛。也就是说,多注入一些现实的元素,做些新的尝试。因为这书写什么,怎么写,权利毕竟还掌握在你的手中嘛。而且,接了这个活儿,也不妨碍你另辟蹊径,以照相机、摄像机,甚至显微镜做工具,做一些你更有兴趣的事嘛!”

真没想到,老师也会这么想!

老师的鼓励,使我兴奋地离开座位,面对笑容可掬的老师,深深地鞠了一个大躬,高声说:

“谢谢您,老师!这下我全明白啦!我就说嘛,在我的生活里,只要听到‘叮咚’一声响,就什么忧愁都不复存在啦,前途一片光明!哈哈哈……”

当我坐回椅子时,无意中碰到老师的目光,她的脸倏地红了起来。随即,她不自觉地低下头,呷了一口鲜鲜的羊肉汤。

 

30.雷霆导演

第二天上午,我按照约定的时间,来到银都大酒店。

一进门,即有身穿制服的小姐笑迎上来,我才说出“武逸夫”三个字,小姐便答“知道了”,遂向里边招了一下手。

接着,又一位穿着墨绿色丝绒旗袍的小姐款款走来,朝我莞尔一笑,说:“是何为先生吧,请随我来。”

我随着这位小姐转过屏风,朝大厅最里边的电梯走去。

节令虽是早春,但外边仍是寒风凛冽,只有在温暖如春的酒店工作的人,才有幸一年四季身着夏装。小姐的旗袍虽是长袖,袖口却开了长衩,雪白的胳臂袒露在外,显然并不御寒。但旗袍却很合体,将傲人的身材衬托得更加窈窕曼妙。

小姐忽而止步,回眸一笑,说:“先生,您的书可真不好买,我托了朋友,费不少周折,才买到手的!”

她手上有一本《魔幻森林》,很珍惜地将它抱在胸前。

我说了声,“谢谢!”

小姐说:“如果不麻烦的话,请您给我签个字好么?”

此刻,恰好走到电梯口,我留住脚步,答了一句,“好,愿意为您效劳!”

遂将书接书来,又问:“需要签上您的名字么?如果要签,请问小姐,您怎么称呼?”

小姐连说,“好的,好的。”立刻拿出一张名片,双手递给我。

我见名片上印着:“尤可女士”,头衔是“银都大酒店总经理助手”。

我签过字,将书还给尤可女士,此刻,电梯门也恰好打开。

尤可先上了电梯,手按住开门键,让我也跟进来。

在电梯间,尤可不停地致谢:“谢谢您,谢谢您的签名!从现在起,我就是您的粉丝了。啊,不!确切地说,是从今天凌晨起。因为从昨天晚上开始,一直在看您的书,以至夜不能寐,通宵达旦。您瞧,我是不是太入迷啦!”

我客气地说:“小姐过奖了,还请您多提宝贵意见!”

尤可将我带到十层的一间会客厅,武总、丁老师还有其他一些人,早已经来了。

武总一见我就大叫:“啊哈,咱们的作家来啦!来来,何为,先给你介绍尤可小姐,一位精明强干的智慧型女性!不过,我说智慧型,不是说不是美女,因为大家都见到了,尤可那可是百里挑一的美女。我说的百里挑一,可不是一百个人里挑一,也不是一百个女人里挑一,而是一百公里方圆的地界上挑出一个呀!哈哈哈!尤可,再给你介绍时下最炙手可热的新锐作家,何为!”

尤可挥着手中的书说:“得了得了,武总,不用您介绍了,我们已经认识了。这不是,您看!何为先生已经收编我做他的粉丝了,荣幸得我呀,都晕死啦!”

武总哈哈大笑说:“还有这么个说法?荣幸得~晕~死~啦!好哇,好好!”

尤可听出武总的话外有音,脸上腾地红了。忙说,“武总啊!人,我给您带到了,这里没我的事,本姑娘告辞了!”

说罢,尤可开门出去了,留下一屋子的笑声。

而后,在武总介绍下,依次跟大家见面寒暄。

我的老师就不用介绍了,已经合作多年,她也是武总麾下的资深编辑。

再有,就是音乐制作人吕盛,他与我是近两年才开始合作的。他曾根据《梦幻城堡》一书,写出了《梦幻城堡组曲》,取得不俗的成绩。今年以来,他又根据《魔幻森林》,写了《魔幻森林音诗》,据说乐队正在排练之中。

吕盛打趣地说:“得遇知音一面,虽死而无憾喽!”

我接上说:“死不得,死不得,把琴摔了不就得了!”

武总又是哈哈大笑地说:“我都糊涂了,你们到底谁是谁的知音啊?”

我说,“要看谁有琴可而且摔啦,谁摔琴谁就是知音。”

吕盛说,“谁也别摔了,现在的琴可贵着呢,把唱片摔了不就成了!”

武总说,“不成!琴是你们的,唱片可是我的,我可舍不得摔!”

众人又是大笑不止。

接着,武总又介绍两个年轻人:软件工程师金波和影视动画设计师海涛。

武总说,金波根据《梦幻城堡》,正在研制一款新的游戏软件,也叫《梦幻城堡》,今年即将投放市场。

金波对我说:“非常高兴能在今天这个场合见到您,没有这个场合我也会登门向您求教。现在,软件的框架已基本成型,正在进行调试。在调试中,要根据原书加入一些梦幻游戏的元素和难度参数的变量。软件技术方面我是内行,但内容和趣味方面我就欠缺了,特别是还要达到武总提出的,与原著的内容和风格要高度吻合的要求,这难度可就大了。所以,迫切需要您给予指导。”

这位老弟很真诚,看来也很敬业,我对他很有好感。

我答应说,“对游戏软件,我知之不多,只要用得着我,一定全力以赴!”

武总说:“我不懂游戏,更不会玩,我只提一点:你们要在游戏的进度中多设一些密钥,何为你要把密钥写进书中,写进即将推出的第二版里。将来,谁玩这个游戏想要升级,就必须买第二版的《梦幻城堡》。类似这样的点子,你们俩研究一下,越多越好!”

金波拍手叫好,兴高采烈地说:“高哇,实在是高!类似的点子我也想到了,但就是没想到要藏在第二版中,还是武总厉害!”

我心想,武总的厉害,就在于他总是钻进钱眼里看世界。你不在那个位置,打死你也想不出那点子。

武总最后一个介绍的是海涛。

武总对海涛说:“最后一个介绍你,不是因为你不重要,而是因为你太重要、太重要了,重要得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了。海涛先生是影视~动画~设计师,瞧这头衔多绕嘴,也叫CG设计师,对吧!”

海涛说,“武总您怎么叫都没关系,反正这门技术比较新,还没有个大家公认的名字。叫CG设计师也行。按说,金波也是CG设计师,我们都是同行。”

武总说,“原来这样啊,敢情你们俩同行是冤家呀!”

海涛说,“不是呀,武总!我们俩可是搭档,又是最好的朋友!”

我说,“说冤家也不差,不是冤家不聚头嘛!”

就在这时候,门开了,走进一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年轻女士。又是一个旗袍!

武总忙迎上去,喊着“啊呀,孙总来了!来来,我给你介绍我的客人!”

这位号称“孙总”的朝众人扫了一眼,微微地颌首致意。

武总先向我们大家介绍,“这位就是银都大酒店的孙总经理,也是我们即将投拍的大型电视连续剧《梦幻城堡》的制片方之一!”

说罢,武总带头鼓起掌来,大家也跟着拍手,表示欢迎。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,不免有些意外,心里纳闷,老师昨天怎么没提起呢?老师也在看我,那淡定的眼神告诉我,她是知道的。她一向如此,不善 张杨,可心内有数。

而后,武总又一一将我们介绍给孙总。

一见到孙总经理,便不由得想起刚才那位总经理助理,恰好一对儿旗袍女士,不是绝色双娇,也是靓丽双璧。但总经理穿的旗袍却是超短袖的,下边的开衩也很高,黑丝绒的面料泛着柔柔的光泽,胸部还绣了一朵的绽放的红牡丹,显得素雅而大气,惊艳而不失庄重。为与黑旗袍相搭,她还披了一条紫色的真丝披肩,披肩已溜到肩下,被她漫不经心地拢在臂弯里,任凭一双玉臂半遮半掩、若隐若现。

孙总经理不苟言笑,是典型的冷美人。她与我们握手的时候,只见她的嘴角微微地翘了一翘,由她的牙缝里挤出“欢迎”两个字,像吐出两个小小的米粒,落地无声。但她递送名片的动作却十分优雅,毕恭毕敬地,仿佛一片真诚都附在那张名片上。

只在与我握手的时候,才见她的脸上绽出了笑容,犹如昙花一现,煞是珍贵。

“久仰了,何为先生!您是我们的贵客,我们这儿,随时欢迎您。有事,您尽管打我电话!”

我便跟着她客气,“您太客气了!感谢您的支持!”

但心里却想,她可不像那个尤可,总是笑嘻嘻地,一脸地喜兴。也许个性互补才是天然的搭档,这就是阴阳太极的法则吧。

我看看手中的名片,上面印着:“银都大酒店总经理孙玲”。

大家一一见过后,孙玲提议说:“武总,时候不早了,请客人们都入席吧!”

武总看着表说:“不成啊,还差一个重要的人物哪!你要是不等她,她来了,瞧她怎么跟你翻秧子吧!”

孙玲不语,低头拨打电话,并按下免提键。电话通了,一声又一声的长音告诉你:主人不在。

孙玲挂上电话,冲着武总说:“她这人还真不在,可我昨天还见她了呢,就在这酒店!”她想了一下,又说,“我看,咱就不等了吧。”

武总说,“不等,谁惹得起她?”

我们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等的是什么人物,连武总都不敢怠慢?

孙玲朝我这边扫了一眼,似有所悟,不紧不慢地说:“没关系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
说罢,她向我们大家说,“各位跟我来,我们去餐厅吧。”

餐厅在三层,我们又下到三层,被带进一个豪华单间。

武总指着上座对我说:“小何,今天是庆祝你的书大卖,你坐到这个位置上吧!”

我推辞说,“这可不成,您是领导,又是长者,那位置理应归您!”

武总见我不肯,也不让了,就说:“也好,那咱们就按岁数坐吧。”说罢,自己先坐下了。

武总坐下后,招呼老师坐在他的左边。孙玲隔了一个位子,坐在武总右边。不言而喻,那个空位一定是留给神秘的客人的。我坐在老师的旁边,其余的人也在圆桌的对面落座了。

待大家坐定,服务生上前依次给每人斟了酒。

武总率先端起酒杯,扯着嗓子喊:“各位!请端起酒杯,听我先说几句。今天我们大家欢聚银都大酒店,是为了庆祝四件大事,可以说是四喜临门。第一件喜事,何为先生的小说大卖,三个月销售破五十万,稳居全国十大畅销书排行榜老大。第二件喜事,根据何为小说创作的交响乐《魔幻森林音诗》,已完成最后排练,首场演出将择日揭幕。第三件喜事,根据《魔幻城堡》研发的新款游戏软件,正式起锚,即将开始远航。第四件喜事,大型电视连续剧《梦幻城堡》工程,破土……”

正在这时,猛听得门外有个女人在喊叫:“好你个武逸夫,姑奶奶还没到,你倒先喝上了!”

话音未落,门开了,闯进一位气喘吁吁的女人。这人穿一身牡丹红的便装,短发齐耳,明眸皓齿,风姿绰约,从头到脚干净利落,一看就是个精明强悍的女子。

武总连忙起身分辨,“我声明在先,这可不是我的主意!”

来人腾腾腾地走到武总跟前,伸手就要揪武总的耳朵,活脱脱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杨排风。孙玲忙着站起来挡驾,用身体把杨排风与武总隔开。

孙玲说:“婷姐,这回你可错怪武总了,这都是我的主意。你想想,今天不是来给作家何为先生庆功么。人家何先生都来了好一阵子了,姐却迟迟不露面,我还以为姐又在房里睡懒觉呢,谁知道你钻哪儿会帅哥去了!不是我说你,这回姐你可失礼了,还不快给何作家陪个礼!”

孙玲一边说和,一边朝我这边努嘴,把注意力引到我身上。末了,又对那个杨排风使了个眼色,不知她有什么意思。那个杨排风还真听话,她顺着孙玲的视线一下子逮到我,可就不错眼珠了,被她那样居高临下地盯着,令我很不舒服。

孙玲趁机先将我介绍给她,“这位就是《梦幻城堡》的作者,何为先生。”

说罢,又向我介绍,“何为先生,认识一下吧,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雷霆导演,雷导。”

在座的三位小青年不约而同“啊”地一声惊叹!显然,雷霆的名字比我的要响得多。

武总插话说,“雷霆导演的本名,其实应该是‘婷婷袅袅’的‘婷’,因为她是女中豪杰,所以大家就都叫她雷霆,雷霆更好,雷霆万钧,也算是艺名吧。”

孙玲说,“大概只有我还叫她本名,叫她‘婷姐’。”

他们说他们的,我早就站起来,礼貌地向雷霆伸出手。

雷霆一步跨过来,紧握住我的手说,“原来是位大帅哥呀!不知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罪过,罪过。帅哥兄弟,可别怪罪姐啊!姐一大早就起来了,赶了六十多里路,弄来几条大鲤鱼,就为的给兄弟庆功啊!” 

话音未落,服务生端上一个硕大的鱼盘,盘子里对卧着两条焖熟的大鲤鱼,一条是清蒸,一条是红烧,相依相偎,首尾纠缠,如阴阳太极图一般。大家见了,无不惊叹。

雷霆指着盘中的大鲤鱼说,“这是内蒙呼伦湖的特产,是破冰打捞上来的,就让它们代替我,给大家陪个礼吧!”

武总抢着说,“不敢,不敢!原来错怪雷导了,一会儿我认罚一杯!”  

雷霆抢着说,“该罚的是我,怎么说我也是来晚了,我认罚三杯!” 

说着,用膝盖拱了一下武总,“那边去,让我挨着我兄弟坐!”说罢,一把又将我拽过来,坐在她的旁边。

武总乖乖地让出自己的位子,坐在我原来的座位上,嘴上却不示弱,“坐这个位子可有任务,就是得致祝酒辞。你进来的时候,我刚要致辞,你给打断了。得,现在这任务轮给你了!”

雷霆说,“喝酒都不怕你,难道致辞就难住我了!好吧,致辞就致辞,买单用不用我?这样吧,铃儿妹妹,这桌酒菜的单让我来买吧。”

孙玲说,“婷姐,买单你就别管了,这次就由酒店出了,下次你再请大家吧。这回,你就替咱们武总支应着,让大家吃好喝好吧!”

雷霆大笑,“哈哈!不就是赵本山那个差事么,吃好喝好,喝好吃好,那更难不倒我啦!”

武总说,“对,再加上‘闲扯蛋’,都是雷导的事!”

“不许捣蛋!”

雷霆右手一挥,一拳头打在武总的腰上,武总疼得“哎呀”一声,捂住自己的腰不言声了。

雷霆说,“好了,咱书归正传,举杯同庆!祝‘小童鞋’──备注,何为先生──之~~梦幻系列大卖特卖,祝梦幻系列所有衍生作品一路飘红!祝我们剧组──啊,对喽,还没成立哪──早点成立,开机大吉,一路顺风!不拍成一部中国的《哈利波特》,也要拍成一部中国的《阿凡提》!干杯!”

“干杯!”

大家举杯,干了!

雷霆自夸说,“你们说句公道话,我的祝酒词怎么样?”

武总说,“雷,够雷,真够雷~~人~~的!这叫‘雷如其雷’嘛!”

一阵哄堂大笑!

雷霆说,“雷人不雷人,要看有没有真心实意。武总,刚才你说要认罚一杯,还算数吧!”

武总不示弱,“那当然!”

雷霆说,“我懂!你是怕我赖掉那三杯,才拼着老命认那一杯的!好的,我成全你,武总!”

说罢,她给武总满满地倒上一杯酒,又为自己倒了三杯。而后,两人碰过,都喝干了。

雷霆说,“我提个小小要求,各位同意了我的要求,才能喝下一杯酒。怎么样?”

众人齐问:“雷导,什么要求,你就说吧!”

雷霆说,“剧组目前尚在筹备阶段,什么时候开机尚且待定,要求大家关于剧组及有关事项,全都咽到肚子里,一个字也不能向外界透露,‘打死我也不说’!为什么呢?一是防止狗仔队跟踪,影响我们的工作。二是防止媒体捕风捉影,干扰我们的运作。三是防止被我现正导着的片子借题发挥,炒作他们的片子。四是防止某些人过分地热心,追着我毛遂自荐争角色,搅得我昼夜不得安宁。就这些吧,请问各位赞同不赞同?”

雷霆的一番话,展现了她深沉的一面,让人不得不服。

武总带头表示支持,并要求大家一定要注意。因为这是与大家利益攸关的事,我们大家都能理解,一一表态赞成,当然这也是承诺。

孙玲除了表示赞同以外,还称赞说:“第四条最令人感动,咱们雷导都不允许她现在正导着的片子借光,可见她对我们剧组的真情实意了!”

雷霆说,“那是,那是!”

又特意对我说,“哥们你说,姐是真心的吧!”

我点头认可,并给雷霆满上酒,自己也倒满了,端起酒杯敬她:

“雷导!久闻大名,如雷贯耳,兄弟我敬您一杯,愿您事业进步,作品丰收!”

雷霆大声嚷起来,“不成!你不能叫雷导,既然你是兄弟,就得叫姐,不叫姐也得叫雷霆!”

我不得不让步,“好,就叫雷姐吧!雷姐,敬你!”

雷霆举起杯就碰,“干!”

雷霆高兴得像孩子似地,倒举着她喝干的空酒杯,向大家显摆:“看呀,看呀,姐弟情真,一口就闷!”

武总抄起酒瓶就倒,故意问雷霆:“那,咱哥们呢?”

雷霆端起杯子就碰,“哥们倒酒,一醉方休!”一口干了。

孙玲也给她倒了一杯,“咱姐们也碰了吧。”

“好姐妹!姐妹情深,滴滴在心,干!”雷霆又干了。

音乐人吕盛也来凑热闹,“小哥们也敬雷导一杯吧!”

雷霆叫道:“不行了,我快不行了!来,金波,海涛,你们仨小哥们一起!哎,都是小哥们,都得一口闷!哈哈!”

三个小哥们,哄着雷霆又干了一杯!

宴会的气氛融洽,自然酒就不会少喝,特别是武总和雷霆,越喝越侃,越侃越喝,像演二人转似地,包袱不断。大家都没少喝,我也觉得脑子晕晕的,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。

我算计着,雷霆最起码也干了十杯了,但她显然有量,酒虽喝得凶,话却始终不乱。她不等席散,就约上我、我的老师、还有金波、海涛去她的房间,看她昨夜为片子写的改编方案。

她住在酒店十二层1205的一个豪华商务套间,里边各种办公设备一应俱全。她打开电脑,将她连夜写的方案找出来,让我的老师拷贝到自己U盘上,拿回去作参考。又向金波和海涛交代,她是头一次接拍这个类型的片子,迫切需要充电,要求他们从特技的角度,提出一些大胆设想,并给她提供一些影像资料。

我们聊了一阵,雷霆提出,要请我们到楼下的洗浴中心去按摩。我的老师,还有金波、海涛,都借故告辞,我也要随他们一起走,却又被 雷霆一把拉住了。

雷霆带着我,来到六层洗浴中心,七弯八拐地进了一个舒适的小单间,进门就她歪在沙发上。

我定睛一看,大叫:“雷导,不对啦,这可是情侣间啊!”

雷霆醉眼惺忪地看着我傻笑:“情侣间怎么啦,瞧把我哥儿们吓的,这又不是盘丝洞,姐更不是蜘蛛精,吃不了你!”

 

2010年4月8日 写于成都温江

 
 
  • 《牡丹之恋》故事简介
  • 第一章----第十章
  • 第十一章----第二十一章
  • 第二十二章----第二十五章
  • 第二十二章----第二十五章
  • 《牡丹之恋》最近更新

故事简介:

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,有求爱的、有争宠的、有寻欢的、有找乐的、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,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,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,落得个“尔曹身与名具裂”的下场,也尝到了众叛亲离、落井下石的滋味。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,争宠的反被牵连,寻欢的另求他欢,找乐的落个没趣,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、真诚相对,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、真爱之难得。

然则,越是跌进谷底,人也越是变得清醒,好在“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!”原来跳出浮躁、情感归零、返朴归真,生活才变得美好。所谓“情海无边,回头是爱”是也。


札记一:《写在“奔三”之际》:

“记得幼小的时候,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: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,我们的明天会更好。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,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然而一切并非如此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全文

札记一:《写作是一种病》:

过去的那些日子,虽然病痛的折磨、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,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,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。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,虽系虚无缥缈中来,却莫逆于心,亲如挚友,与我朝夕相伴,不离不弃。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,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。性格脱俗,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。命运坎坷,他们就得忍让。忍让不得,就免不了奋起抗争。若抗争不过,就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全文

\(^o^)/~长篇小说《牡丹之恋》持续更新中......
花儿为谁开
阿Q五世还乡记
命犯桃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