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说

恋人心经


 

第一次与他相遇的情景,至今记忆犹新。那天,他简直是由天而降。

那是在他的公司,为一个广告创意,我与他的助手杨小姐,展开一场唇枪舌剑的辩论。

我的创意本来无可挑剔,那位杨小姐却不知怎么想的,提出一套不伦不类的修改意见。要照她的修改,等于将我的创意全盘否定,我当然不干。可是,我磨破嘴皮,她还是懵懵懂懂,固执己见。我天性爱较真,宁可放弃这笔生意,也不想通融。

恰在这时,他出现了,一锤定音,肯定了我的创意。杨小姐唯唯诺诺着,再不敢多言。

结果,当场签下协议,生意做成了。

他说:“感谢你的一双慧眼,在强手如林的市场上发现一个空隙,将我们的品牌戳起来!”

天啊,他对广告业竟然也在行。

最后,他送了我一张名片。我一看才知道,原来他就是公司老总。

 

我有种预感,这件事不会到此为止,我们之间必然还会发生一些事情。后来,他打电话说,要请我吃个便饭,表示感谢。

也许,我早就期待这一天,心里甜滋滋的,却故意说:“今晚肯定不成。明天,安排一下再定吧。”

晚上,我打开衣柜,想找一件合适的衣服,准备明天赴约。

桃子在一边说:“姐,你今天真高兴,准是有喜事!”

桃子是新来不久的小保姆。小女孩长得很可爱,圆圆的脸蛋总是红朴朴的,爱说爱笑,我叫她桃子。

“桃子才有喜事呢,要不,怎么从早笑到晚,干活的时候民歌小曲不离口!”

“我有啥喜事,还不是因为找到好工作,好人家,还有个好姐姐。高兴的呗!”

我老妈特喜欢她,有时就叫她“闺女儿”“好闺女儿”,所以,我就成了桃子的姐。

“说真的,桃子!你是怎么找到姐家的?”

“我能到姐家,应该感谢我的一个老乡。”

桃子讲起她的经历:“那天,为找工作,不知怎么就撞进黑市了。我正跟几个坏家伙搭讪着,旁边一个人说了一句:‘碰头的桃子熟不了!’这是老家话,我还以为是碰见熟人呢。抬头一看,一个后生子冲我使眼色,我就丢下那几个坏人,随那后生到了一边。原来他并不是熟人,是个老乡。那后生说,这是黑市,小心别上坏人的当。后来,他把我送到政府的劳务市场。登记以后,我接受半个月的培训,就上姐家来了。”

“那男孩真是热心人,现在他在哪儿呀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跟他就见那一面,我什么也没问他。”

“‘碰头的桃子……’那句话怎么讲?”

“碰头的桃子熟不了。碰头,就是不费力气的意思,树上最低的那个。这是我老家的话,大人小孩都会讲的。我老家出产水蜜桃,到处都是桃树。”

我若有所悟:他与我,还有那杨小姐,谁是碰头的桃子呢?我想不透,但愿他不是。

我不再犹豫,立刻给我的秘书打电话,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,说带老妈去海南休息几天。又让我的秘书通知那人,感谢他的盛情邀请,但要等我从海南回来再定。

 

第二天,我带着老妈飞抵海南。给桃子也买了张火车票,也让她回家去看老妈。

我走后,他每天都打电话到公司,问我回去没有。到第三天,他竟把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。我躺在洒满阳光的海滩上,听着他的电话,想 像着他急迫的样子,心里那个甜!

在海南的几天,他的电话一直跟着我。隔着天涯海角,他的声音很近,很亲切。

海南归来,一出机场,等在那里的就是他。他把我和老妈一直送回家,他让司机帮忙运行李,自己则拎着早买好的台湾水果送到楼上。

桃子已经回家了,我叫桃子去楼下帮助收拾行李,我安顿老妈休息,还要照顾他,却一点不觉得累。

他在家没坐多久,就起身告别。临别,约我第二天见面,我痛快地答应了。

他走后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心里想着他,随口就对桃子说:“桃子!你见了那碰头的桃子了?”

“见了……姐!你说的什么呀?”

我自知失言,忙掩饰道:“啊,我没说什么。”

 

这以后,我们的关系发展很快。植物园漫山遍野的春桃,记录下我们的欢声笑语,也留下我的美好祈愿。音乐堂回荡的贝多芬田园交响乐,撞击过我们的心灵,也融进我的美丽幻想。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,还要打电话,发短信,情话不断。有时,晚上刚约会完,回家还要打电话彻夜长谈。

桃子说:“姐!你现在像个小女生,特别特别地可爱呦!”

这桃子眼尖得很,有什么事别想瞒过她。有句话说:热恋中的女性智商是〇,但愿我还不至于。

不光我在变,桃子也变了。老妈夸她:“女大十八变,俺闺女儿越变越好看了!”可惜,老妈说的是桃子,不是我,让我好嫉妒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隔三岔五桃子就有信来。每有信来,桃子就把自己关在小屋里读好久。打屋里出来的时候,她的脸蛋更加红润,眼里闪着异样的光,笑着也更显得甜蜜。桃子变得爱打扮了,头发做成时尚女孩的样式,还卷出几绺金色的发卷。

看得出,桃子也恋爱了。

我好奇地问:“桃子,瞧你乐得合不上嘴,是情书吧!”

桃子笑而不答,却不否认,一脸的幸福感。

“是不是‘碰头的桃子’那位写来的?”

桃子点点头:“是咧!”

“真的呀!你是怎么‘碰’到的呀!”

“姐,看你说的,他又不是桃子。”

“别跟我打岔呀,桃子!你是怎么找到他的?”

“我们……谁也没找谁……那天,姐和伯母从海南……”

桃子吞吞吐吐,我还是听明白了。天下竟然有这样巧的事,一次明智的海南之行,让我和桃子都找到了各自心中的“他”。

“桃子!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还写信,多费事呀。你把咱家电话告诉他,让他打电话吧。”

“我才不哩,让他拣个碰头的桃子,美死他咋办呀!”

“对!咱家桃子不能便宜他,咱可是高枝上的桃子。他不登梯子,就别想摘桃子,是吧。”

桃子点头默许,笑得更加灿烂。

桃子很懂事,她从来不为自己的事打电话,也从来没有人打电话找她。

 

日子过得很快,桃子的情书如守信的鸿雁,飞去飞回。可是,我与他之间却渐行渐远了。

一周里,我们没通话,没见面,也没任何联系。当然,一周的时间并不很长,但是对于我,这长度却很难忍受。上一次通话,是我先打给他的。上一次短信,是我先发给他的。上一次见面,也是我先……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的位置颠倒过来了,我倒成了碰头的桃子了呢?

凭心讲,我很想他。想听他神侃,想看他傻笑,想挎他的臂弯漫无目的地瞎逛,更想他的拥吻,好想在吻中醉去,不再醒来。

我也知道,只要我拨个电话或发个短信,这一切就会拥有。可是,谁能保证,这一切就是我的了,永远属于我?

近来,桃子又在读唐诗,老妈像带研究生一样带她。

桃子一天到晚都在背诵:“来是空言去绝踪……”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……”也许是她的朋友喜欢唐诗吧。也许是想把唐诗名句写进情书吧。也许……莫非她也失恋了?

但是,桃子吟诵“相见时难”的口气,竟听不出半点哀伤,实在有点啼笑皆非。

她虽然也在热恋中,似乎一切都太正常,好像还不懂相思之苦。而我们俩,却迥然不同。我们相距不远,都有现代交通工具,又有电话手机Email,相见并不难,现在却真是咫尺天涯了。

作为现代人,我们还能具有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,那么炽热的情感么?我十分怀疑。

一天,我对桃子说:“别在那儿一个劲儿地‘相见时难’了,我送你一个手机好不好!”

“姐,你尽打岔!我是在背唐诗呢。再说了,我可以写信呀。”

“写信多麻烦,有了手机,你可以天天打电话,还能发照片,发短信。”

“谢谢姐!现在我还用不着手机,我觉得写信就很好,写出来的都是心里想的话,打手机就不一定了,没准儿说的都是嘴皮子上的话。”

“写信多慢呀,桃子!”

“姐呀,慢有什么不好,晚熟的桃子比蜜甜,老家的人都这么讲。等秋后,我把老家的水蜜桃给姐拿来,姐亲口尝尝就信了。”

“姐信你,桃子!”

 

一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他的消息。我终于支撑不住,病倒了。

时令已是炎夏,我却烧得全身发冷,捂着棉被还要打冷战。在医院急诊室熬过三天三夜,直到烧退了才回到家里。我感到身体虚弱,没有力气,没有食欲,更没有精神。加上夜里咳嗽不止,难以入睡,老妈心疼得也病了。

桃子夜以继日地照顾我,照顾老妈,又陪着我伤心落泪,受了不少苦,蜜桃一样可爱的脸庞明显瘦了一圈,让人看了心疼。桃子都瘦成这样了,我自己的样子就更是可想而知,我不敢照镜子。

桃子人不大,却挺会体贴人,一有空就来陪我闲聊,逗我开心。她知道,我的病一半在身上,还有一半在心上。

她有信来,也尽量不让我知道,悄悄放进她的房间,就赶紧回到我身边,装作没啥事似的。我也装作啥也没看见,把感激存在心里。

一天,我隐约听到,桃子请求老妈允许她用电话,那一定是抽不出工夫写回信吧。

我仍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但过后还是忍不住,就给桃子提醒:“桃子,你别总陪着我,你有事就去做吧。对了,怎不见你写回信呀?”

“姐,我没啥事的,写回信就更不着急了。”

“桃子呀,有来信就马上回信,干嘛总让人家惦记着呀。”

“看姐说的,惦记好还是不惦记好呀!”桃子说:“姐!原先我不明白,自打交朋友,我才懂了,这谈恋爱就跟在老家种植水蜜桃一个理儿。”

“啥理儿?”

“不浇水不成,勤浇水,水大了也不成。跟伺候别的庄稼一样,得见湿见干!”

桃子怕我不明白,又跟了一句:“见湿见干,姐懂不?晾得干一些,我再回信不是更好!”

“桃子!你再不浇水,恐怕都干透了吧。”

“没关系的,姐!老家还有句话:‘浇不死的韭菜,旱不死的葱。’”

“那,他是韭菜,还是葱呀!”

桃子笑而不答。我听得出来,桃子在说给我听,我愿他是根葱。

这时候,门开了,进来的竟真地是他,也只有他会这么做!他手捧一束鲜花,还有水果什么的,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

他说一直忙,没顾得联系,听说我病了,赶来看看我。

我一时竟控制不住自己,泪水唰地流淌下来。我握住他的手,对他都说过些什么,自己也不知道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在内心深处,我悄悄对自己说:他来了就好了,我可以活了。我不能没有他!

我生病的事,没告诉任何人,他是怎么知道的,我有点纳闷。但我宁愿相信,相爱的人之间,应该会有第六感的吧。

 

管他是韭菜是葱,我与他又恢复到从前,见湿见干,不温不火。也许我们都有自己的事业,不可能不分心。也许都市人压力太大,情感的空间必然会缩水。也许……但作为女人,情感的干渴还是难以忍耐。

下班前,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--那位杨小姐。

杨小姐话没出口,泪水便止不住了。她是哭着向我说出这些话的:

“我知道你会怎么看我,可为了爱,我顾不得颜面了。我跟我们老总,相爱都三年了。我们一直处得很好,可自从你出现,他几乎全变了,对我不冷不热,不即不离,让人寒心。我也知道,如果PK,我不是你的对手。可是,我们已经……超越了朋友关系,你知道么?我为他付出了全部,我不能没有他!就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听着杨小姐的哀告,我出奇地平静,连我自己都惊讶,既是棵浇不死的韭菜,又是根旱不死的葱。

我想对杨小姐说,“你的老总,对于我来说,不过是个碰头的桃子,也许对你也同样。”

但话到嘴边,却变了:“我与他只是一般的朋友,是生意上的伙伴,就像跟你杨小姐一样,不管他是怎么想的。至于PK,就更是笑谈了,又不是拍卖行……”

这时候,电话响了,竟然是他的。桃子碰头,谁知是不是祸?他说,今天是中秋节,约我晚上一起赏月过节。

我回答说:“很抱歉,说好要陪老妈过节的,改日吧。”

其实,要不是他提起,我根本就没有过中秋节的意识。

杨小姐很敏感,瞟我一眼,问:“是他?”

我装作不理解,答非所问:“一个姐们儿!”

回家的路上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闯了红灯还不知道。后视镜里,见交通警察朝我挥手,我还以为是对别人。直到把车开进楼下的停车位,熄了火,才发觉自己已是满脸泪水了。

这世界很大,仿佛只有这驾驶舱才属于我,我好孤独!

 

一进家,桃子迫不及待地说:“姐呀!今天请你尝尝老家的水蜜桃!”

原来家里正在举办蟠桃宴。客厅的茶几上,摆放着好几个水果盘,盘上的大桃红得像桃子小妹的脸蛋,甜甜地朝你笑。我老妈坐在大沙发上,面对大桃也笑得合不拢嘴,皱纹都舒展开了。这还不算,门厅里还放着两个包装精美的水果箱,箱子里装的,外面画的,都是水蜜桃。家中弥漫着的欢乐气氛,让我忘记了一切的不愉快。

“桃子!老家谁来了?”

桃子说话的神情里透者柔情蜜意:“是他带来的。”

桃子捧着托盘,给我送来一只又红又大的桃子,桃子上还插了一根吸管。

使用吸管吃桃子?有生以来,我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呢。我含着吸管,吮吸着桃子的蜜汁,感到一股甘甜缓缓地滋润着心田。我明白,此刻,我是在分享桃子的幸福和喜悦。我喜欢这味道,喜欢这感觉,我为桃子的幸运由衷地高兴。

“桃子!你把他藏哪儿了,怎么不让我见见呀!”

“他走了,他很忙的呀。”

“桃子,明天给你放假吧,你们去好好玩玩,难得见面呀!”

“他可没时间玩。姐呀,今天晚上,我们约好去慧明湖赏月,行不?”

“好呀,快去换衣服,我开车送你吧。”

 

今晚的慧明湖,一定有中秋晚会,是情人约会的好去处。我不管桃子怎么推辞,执意开车送桃子。桃子兴奋地打扮一番,我们出发了。

路上,我问桃子:“桃子,你知道姐最喜欢你的,是什么?”

“姐!什么我也不敢当的。”

“聪明!是你的聪明!”

“哎呀姐,我可笨死了,哪有姐聪明!”

“桃子,你是真聪明,大聪明,不是小聪明,知道不?可以说叫:智慧!”

“姐,可别这么夸我,我都不自在了。我有什么大聪明,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妮子。”

“‘桃子有芯才是真, 芯里有仁才是金。’对不对呀?”

“姐,你真成!姐咋知道老家有这话?还是姐聪明。”桃子模仿宋丹丹的语气说:“那不是一︿﹀般︿﹀的聪明,那可是相︿﹀当︿﹀的聪明!”

桃子哪里知道,她的老家已经是我的老家了。在网上,我已经无数次回过家了。

 

在公园门口的不远处,我把车停下来。下车后,桃子没费力就找到那男孩。原来那男孩不是别人,就是春天我从海南飞回那天,跟他一起到机场接我,又送我回家的司机。

我不由得想起搬运行李的情景,原来桃子找到他,就是那一天。这又让我联想到病中,桃子打电话那件事,那场让我感动的戏,一定是桃子导演的。

一切全清楚了。天啊!我真是太笨了,怎么早没想到呢!

桃子,你这个鬼精灵!

桃子挽住那男孩的臂膀,笑嘻嘻地望着我。那男孩也随着桃子叫我姐,向我问好。

我乘机摆出大姐的样子,对那男孩说:“桃子现在交给你了。一会儿,你要完好无损地把她送回来呦!”

那男孩高声答应着,牵着桃子的手,加入进涌入公园的人流中。

望着他们的背影,我想起那句话:“晚熟的桃子比蜜甜!”


2006年12月22日

\(^o^)/~长篇小说《牡丹之恋》持续更新中......
  • 《牡丹之恋》故事简介
  • 第一章--第十章
  • 第十一章--第二十一章
  • 第二十二章--第二十五章
  • 第二十二章--第二十五章
  • 《牡丹之恋》最近更新

故事简介:

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,有求爱的、有争宠的、有寻欢的、有找乐的、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,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,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,落得个“尔曹身与名具裂”的下场,也尝到了众叛亲离、落井下石的滋味。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,争宠的反被牵连,寻欢的另求他欢,找乐的落个没趣,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、真诚相对,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、真爱之难得。

然则,越是跌进谷底,人也越是变得清醒,好在“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!”原来跳出浮躁、情感归零、返朴归真,生活才变得美好。所谓“情海无边,回头是爱”是也。


札记一 写在“奔三”之际:

“记得幼小的时候,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: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,我们的明天会更好。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,未来的一切都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全文

札记二:写作是一种病:

过去的那些日子,虽然病痛的折磨、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,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,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。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,虽系虚无缥缈中来,却莫逆于心,亲如挚友,与我朝夕相伴,不离不弃。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,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。性格脱俗,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。命运坎坷,他们就得忍让。忍让不得,就免不了奋起抗争。若抗争不过,就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全文

短篇小说
  • 包公问世
  • 滴泪的水仙
  • 武林逸事(四篇)
  • 太阳和月亮
  • 花谢花飞
  • 恋人心经
  • 朱砂一点美人痣
  • 鹩哥失踪之谜
  • 吹喇叭的寒鸦
  • 守株可待兔
  • 心中的玫瑰
  • 你快乐,你是条鱼儿!
  • 你快乐,你是条鱼儿!
  • 且说这天,一阵清风悠然掠过不周山下,恰好被一块青石所绊。清风恼怒了,青石也不忿儿,便争执起来。

    清风说:“我来自老君炉前,所向披靡,谁敢挡我去路?”

    青石说:“我本是女娲炼就,石破天惊,谁敢来此撒野?”

    清风说:“我天马行空,无影无踪,随心所欲,甘你何事!”

    青石说:“我顶天立地,孤标傲世,坚不可摧,可奈我何!”

    清风高唱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……”

    青石也唱:“渐渐之石,维其高矣……”

    清风化作狂风,朝青石猛扑,欲将青石吹到九霄之外。

    青石岿然不动,摇头晃脑地唱道:“骓不逝兮可奈何?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

    清风见青石气他,更加气恼。青石得意忘形,手舞足蹈,越跳越高,不小心堕入一条溪流里。

    溪流拣个便宜,幸灾乐祸地说:“石头娃子!这下捉住你了吧,看你还跑不跑!”

    青石死命挣扎,仍陷在漩涡中挣脱不得,只好作罢。

    清风一腔怒火转向溪流:“何方跑来的野丫头,快把石子还与俺,饶你不死!”

    溪流不示弱,叫道:“干嘛这么霸道!俗话说‘见面分一半’,你要是有本事,就把那一半拿去好了!”

    清风怒不可遏,霎时间狂风大作,直刮得天昏地暗,飞砂走石。小溪流里掀起滔天恶浪,躲在水底的青石却安然无恙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下了火车,她是跑着来到医院的。路并不很远,她感觉却那么长,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,拉住老爸,远离那病魔,远离那死神,不让它再近身。

    世界虽然很大,却只有那个小小地方,像磁石一样朝夕吸引着她,这就是她的家,一间简陋的木板房。因为家中有她老爸,而世上最爱她的人,就是她老爸 ,这是她离家几个月里最深的感受。

    在她的记忆中,老爸从来就是她唯一的依赖,不仅她的衣食用度、养育她成长靠的全是老爸,让她少小离家仍不怯生、仍不害怕、慢慢挺起腰杆的,也是她老爸。虽然老爸普普通通,只是个的在街头“修自行车的”——大家都这样称呼他。

    前两天,她还跟老爸通过电话,身体还好好的,还能去街上摆摊修车,怎么说病就病了呢,而且一病就这么重?人的生命真是很脆弱的。

    再过几天就是年关了,她本打算要跟老爸快快乐乐地过个团圆年,这是她天天所期盼着的,老天保佑,千万别给搅黄了呀。

     

    永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她了。看到她脸色焦黄,神色慌张,劝了句:“小仙!不要慌,大伯没事的,跟我来吧。”

    在病房门口,永强又拉住她,把自己胸前的校徽摘下来,给她戴上,嘱咐一句:“记住,你是从北京来的,刚演出回来。”

    她点点头,肚里像打翻五味瓶,滋味难以言说。

    病榻上的老爸,憔悴得脱了形。她攥住老爸的手,憋了一肚子的话,只叫出一声:“爸,我回来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某武林大师临终前,将大师兄、二师兄、小师妹三个弟子叫到床前,嘱咐其务必齐心协力,共撑门面。

    三个弟子痛哭流涕,拉住师父不放手,央求师傅把毒药和解药的口诀传给他们。

    师父说:“不是我不愿意传给你们,你们的内功还不纯熟,传给你们也用不上。”

    三个弟子仍是苦苦哀求。

    师父长叹一声,说道:“好吧,那就传给你们。口诀就四个字,默念‘心随药去’。最要紧的是:用毒药的时候,心要够狠;用解药的时候,心要真爱。切记,切记!”

    师父走了,三个徒儿安葬了师父。

    两个师兄都爱着小师妹,互不相让。小师妹何去何从,态度不明朗。

    一天,两个师兄在园里饮酒。大师兄犹豫良久,还是偷偷地在二师兄的酒杯中放了毒药。二师兄不知情,乘兴而饮。

    大师兄心里默念口诀,二师兄突然倒地,不省人事。

    二师兄迟迟不醒,大师兄心里开始后怕,为自己心已够狠,深恨之。接着,便在自己的杯中放了毒药,默念口诀,一饮而尽,倒在地上。

    一个时辰后,二师兄醒了过来,见大师兄倒地不醒,又见毒药瓶子盖开着,便知道了大概。

    二师兄找来小师妹,把解药瓶子给她,说:“现在只有你能救大师兄,因为你爱着大师兄。”

    小师妹说:“二师兄,为什么你不救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小区门口有家小吃店,门面虽小,生意却很火。尤其是早晨,豆浆油条供不应求,成了小区一大亮点。

    老板是个外乡人,个子不高,一张脸白白的圆圆的,从早到晚挂着笑容,显得敦厚又和气。老板炸得一手好油条,酥黄脆软,香味迷人,大家叫他油条胖胖,又叫他胖胖老板。

    老板娘却生得杨柳细腰,眉清目秀。她做的豆浆又鲜又白,滋味醇厚,自然大家就叫她豆腐西施,又叫她豆浆西施。无论叫她什么,她不急不恼,嘻嘻笑着,该干嘛干嘛。

    炸油条的锅又圆又大,天还没亮,胖胖就守在油锅旁,一支一支地切了炸,炸了切。他双手提起一支又一支切好的油条,先在热油里蘸一蘸,温一温,再放进滚油里,那锅中立刻唰唰地开出满锅的油花,油条在油花里翻了几个滚儿,便膨胀得大大的,黄黄的。炸得的油条在铁箅子上站成一排,不等站齐就被人们分去,或满足口腹,或带到自家的餐桌上。

    胖胖得意地扬起脸,对进进出出的顾客笑脸迎送:“请进吧您哪!欢迎您再来!”

    “好的好的,谢谢谢谢!油条胖胖,别再减肥啦。行嘛,老板?”说这话的是皮包李,他一年四季皮包不离手。

    老板满脸堆笑地说:“好好好好,您说的是,下回一定改进!”

    老板娘袅袅婷婷地在店堂里穿行,招待顾客。“您好,这是您的油条,请您拿好。欢迎您再来!您好!这是您要的豆浆,请您慢用!”无论对谁,她都这样柔声软语,客客气气。

    “谢谢!嗨,我说豆腐西施,今儿这油条减肥,豆浆也有点稀呀。稀释稀释,名副其实喽!”说这话的是眼镜张,一个贫嘴薄舌的小伙子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一个月前,我来公司面试,朱颖说:“眼下恰好有个用武之地,检验一下你这个硕士生的水平!”她所指的,就是竞标这场战事。

    朱颖是公司总经理,又是总公司的副总,一位洒脱干练的白领丽人。

    一个月的竞标备战,让我领教了这位女教头的厉害。如果你的大脑不上满发条,就跟不上她的思维,赶不上她的节奏。如果你光会纸上谈兵,不敢真枪实弹,也许就倒在她的刀下做鬼了。幸亏她碰上的是我,因为我有过两年的工作经历,又天性好斗,不怕兵戈相见,敢于跟她过招。我心里很清楚,她对我的表现是满意的。

     

    出发前,朱颖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。

    朱颖今天焕然一新。我印象中,她喜欢穿职业装,高绾发髻,一脸庄重,是个典型的冰美人。而今天,她一反常态,穿了一条淡紫的连衣裙,披着长发,脸上笑容可掬, 像邻家女孩那么可亲。真没想到,她还有另外的一面。

    朱颖让我坐在她对面,亲手为我泡了一杯咖啡。

    “这段日子你做得不错,辛苦啦!”朱颖望着我说:“一会儿,我们就出发,奔赴前线。我心里有点紧张,你怎么样,有信心么?”

    此刻的她,一点不像平日的她,倒像个小鸟依人的小妹妹,在求你给她壮胆。

    “没问题,朱总!你放心,我们是最好的!”我说这话的口气,像个大哥哥,我喜欢这感觉。

    朱颖说:“你知道么,半年前,我失败过一次,至今还心有余悸。这次竞标,我们要打翻身仗啊!”她依旧望着我,目光里充满期待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第一次与他相遇的情景,至今记忆犹新。那天,他简直是由天而降。

    那是在他的公司,为一个广告创意,我与他的助手杨小姐,展开一场唇枪舌剑的辩论。

    我的创意本来无可挑剔,那位杨小姐却不知怎么想的,提出一套不伦不类的修改意见。要照她的修改,等于将我的创意全盘否定,我当然不干。可是,我磨破嘴皮,她还是懵懵懂懂,固执己见。我天性爱较真,宁可放弃这笔生意,也不想通融。

    恰在这时,他出现了,一锤定音,肯定了我的创意。杨小姐唯唯诺诺着,再不敢多言。

    结果,当场签下协议,生意做成了。

    他说:“感谢你的一双慧眼,在强手如林的市场上发现一个空隙,将我们的品牌戳起来!”

    天啊,他对广告业竟然也在行。

    最后,他送了我一张名片。我一看才知道,原来他就是公司老总。

     

    我有种预感,这件事不会到此为止,我们之间必然还会发生一些事情。后来,他打电话说,要请我吃个便饭,表示感谢。

    也许,我早就期待这一天,心里甜滋滋的,却故意说:“今晚肯定不成。明天,安排一下再定吧。”

    晚上,我打开衣柜,想找一件合适的衣服,准备明天赴约。

    桃子在一边说:“姐,你今天真高兴,准是有喜事!”

    桃子是新来不久的小保姆。小女孩长得很可爱,圆圆的脸蛋总是红朴朴的,爱说爱笑,我叫她桃子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西汉元帝时,南郡秭归的女孩王嫱被选入宫中。王嫱小字昭君,因自恃美冠群芳,且心高气傲,拒绝贿赂杜陵画工毛延寿,而被毛延寿画得如嫫母、无盐那般丑陋。毛延寿贪得无厌,又奸诈无比,画像作完,又提笔蘸墨,在王昭君的颜面上,平添了一颗黑痣。一颗美人痣,因位处眉心,也被叫作克夫痣。

    竟宁元年春,因为这颗美人痣,王昭君被元帝当作寻常丑女,冒充公主,远嫁匈奴呼韩邪单于。王昭君临行,元帝见王昭君美貌绝伦,才发现被骗。元帝好色,后悔莫及,本想把王昭君留下,又恐失信于外夷,只好忍痛目送王昭君离去。
     

    元帝拂袖回宫,找来宫女画像一一览看,查出原来是毛延寿搞的鬼,即刻将毛延寿押来问罪。

    元帝斥曰:“大胆狗奴才,乱点丹青坏我好事,你可知罪么?”

    毛延寿跪地叩头,战战兢兢答道:“臣知罪!祈望万岁开恩,赦免一死!”

    元帝又问:“你罪在哪里?”

    毛延寿回答:“世上女人如花,万紫千红,千姿百态。臣罪在不能摸透万岁心思,描出万岁喜欢的女人。”

    元帝怒曰:“大胆狗奴才,休得花言巧语!我问你那王嫱如花似玉,你为何将她画成丑八怪,害得朕将她嫁到匈奴!”

    毛延寿回答:“万岁在上,容臣细细道来。万岁所见之王嫱,乃粉黛胭脂描摹而就,不可尽信。那王嫱其实不过是位平常女子,一旦洗尽铅华,其丑陋本相必纤毫毕现。臣见她具有克夫之恶相,万万不可留在宫中。臣向来作画,不拘泥于外表,务求形神兼得,力透纸背,入骨三分。臣听说,有一日王嫱在宫里弹琴,天上恰有一队大雁飞过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 

    家里出了件大事 --主人喜爱的鹩哥突然失踪了。

    案发现场很蹊跷,鹩哥的笼子已不是挂在原处,而是放在窗前的桌子上,笼子的小门是开着的,落地窗帘被扯下了一爿。而房间的门,却依旧关得很严,窗子也是关着的。笼子仍在,鹩哥却不知去向,堪称一出“买珠还椟”的好戏。奇怪,这窃贼莫非由天而降!

    主人早晨一起床就发觉鹩哥不见了,大惊失色,失魂落魄地奔到外边花园,满世界寻找。谁料,连个皮毛也没找到。主人万般无奈,回到屋里,面对着空笼子,失声痛哭,泪如雨下。

    主人的哀痛,感染了她宠爱的咪咪和乐乐。

    咪咪轻轻地跳到主人的腿上,以毛茸茸的头拱着主人的小腹,娇滴滴“喵呜”几声:“别伤心呀主人,鹩哥去了,还有我咪咪呢!”

    主人无动于衷,一挥手把咪咪摔在地上,哭得更伤心了。

    乐乐好想“汪汪汪”地劝劝主人,终究还是没开口。往日,每次他“汪”起来,都会被主人狠劲儿地踢一脚:“乐乐!吠什么吠!”他知道主人不喜欢他“汪汪”,只好体贴地蜷缩在主人足边......

    咪咪见乐乐得宠,也跑来争宠,伸出舌头舔起主人的赤足。不料,脚下被舔并不舒服,主人又是一脚,将咪咪踢开了。咪咪被踢疼了,“喵呜喵呜”地叫苦。主人心疼了,自责不该迁怒于咪咪,便抬脚为咪咪顺顺脊背上的毛,表示歉意。咪咪欣然偎过来,与乐乐并排,亲吻着主人另一只赤足。这一回主人没有再恼,咪咪心中甚喜,偎在主人足边,一面嗅着,一面跟乐乐闲谈起来。主人却仍在啜泣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从前,南海有座仙山,山上有株千年梧桐,梧桐枝肥叶大,雄奇不凡。一只凤凰从远方飞来,绕树三匝后,落在树上不再离去。后来,这山就被称为凤凰山。

    凤凰为鸟中之王,有凤来仪,自然引得万千鸟儿飞来朝觐。从此,凤凰山祥云缭绕,莺歌燕舞,好一派和睦景象。凤凰沉醉在赞歌声中悠然自得,好不受用。

    忽如一日,大三和弦中突然蹦出一个刺耳的颤音。原来有一只寒鸦打远方飞来,加入了合唱队伍。

    闭目养神的凤凰似有所闻,唤了声:“小燕子!”

    小燕子即刻飞临耳边:“咋!大王有何吩咐!”

    凤凰眼也懒得睁一睁,朝小燕子努努嘴,皱皱眉头:“查查是谁在那儿饶舌,哪儿跑来的山野村夫,会唱不会唱也来充数,太吵太吵!”

    “遵旨!”

    小燕子火速传达凤凰旨意,把寒鸦从合唱队中“请”出去了。

    寒鸦兴致不败,离开合唱队,又加入舞蹈的行列。

    梧桐树下,美丽的孔雀、仙鹤和天鹅翩翩起舞,对新来的伙伴不屑一顾。那寒鸦却不管这些,兴致勃勃地跳起舞步。其实,寒鸦哪里登过大雅之堂,不过是将平日在水上捕鱼的种种姿态,搬来表演一番罢了。

    寒鸦另类的舞步,招来一片哄笑,其中也有叫好的。据后来有人考证,那其实是“倒好”。

    喧闹声不断,终于还是把瞌睡中的凤凰惊醒了。凤凰挣眼一看,原来是只嘴大毛稀的蠢货在出洋相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中山狼懒洋洋地穿过树丛,来到湖边,遇见了东郭先生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这会儿,他肚里饥肠辘辘,正想找食吃呢。斯文的东郭先生正在湖边垂钓,看见中山狼,仿佛见了老朋友,打老远就打招呼,还捧出他钓到的鱼,客气地让中山狼尝鲜儿。中山狼想,这个老东西倒很知趣,不如先留下他吧,到冬天再收拾他也不迟。再说了,想吃鱼的时候去找谁?

    中山狼又来到老槐树下,忽然想起守株待兔的往事,联想起又香又嫩的兔肉,不禁馋涎欲滴。可狡兔三窟,到哪里去寻找呢!不如学学古人,就在这里等候吧。东郭先生的几条鱼,勾起他的困意,中山狼倒在树下,又睡了。

    且说躲在窝里的兔儿小灰,睡足了觉,心里美美的,想出去透透气,就爬到洞口去打探。小灰的窝有三个洞口,都朝着不同的方向,他要选择一个安全的洞口出去。

    钻出洞的小灰,正碰见急着找他的小黑和小白。原来草原正在举行田径运动会,早就说好的,小灰的项目是长跑,他的对手就是这项记录的保持者——乌龟。上届比赛,小白就败在乌龟手下,小灰说好要代表他的同胞在这届比赛报酬雪耻的,可他早就把这事忘到脑后了。

    草原上风和日丽,正是比赛的好天气。小灰运足力气,和乌龟一起站在起跑线上。裁判员老牛举起发令抢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小灰 像离弦的飞箭一般射出去。小黑和小白站在场外当啦啦队,为小灰加油打气。

    小灰遥遥领先,跑着跑着就停下来了。他心里清楚,要是比速度,十个乌龟也不是对手,自己的弱点就是毅力太差,体力上也有不足,上届小白失败,就败在这上面。小灰心里盘算,蛮干不如巧干,他可不能重蹈覆辙。

    只见小灰掉转方向,朝落在后面的乌龟跑去。乌龟有节奏地迈开四条小短腿,稳健地向前爬行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邻居住了一对小夫妻,小两口都是盲艺人。

    他们每天都要到南街的茶园里卖唱,夫唱妇随,亦妇唱夫随,以此为生。

    他们的表演很专业,有传统段子,也有流行歌曲,男的弹一手好吉他,女的有一副好嗓子,有特色,加上脾气又好,在小镇上很有人气。

    自打他们来到,小镇就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:每日里一早一晚,小两口相扶相拥,旁若无人地穿过大街小巷,吸引得满街的目光都落在他们的身上,而他们却一点也不在意,依旧我行我夙。

    他们一边行走,一边卿卿我我地低语,男艺人手里的竹竿哒哒哒地点击着路面,女艺人小鸟依人般地挽住他的臂弯,简直是一幅动人的图画。当他们情不自禁时,还会笑出声来,这情景很是令人羡慕。 我常感叹:没了眼睛,情反到更专注了,也算是有失即有得吧!

    从春到秋,由冬到夏,年复一年,他们总是谈得那么投机,那么动情,永无疲倦的时候。

    据说男艺人原先并不是盲人,是一次不幸的事故使他失明的。这就是说,世界在他心上曾留下过光明。而女艺人却是打小就失明的,世界对于她,与生俱来就是一片黑暗。

    有一次我好奇地凑上前,想听听他们究竟说些什么。我这一听,反到迷惘了:原来他们不过是在描述身边的景色:天,地,人,街市,车辆,花草虫鱼……

    我似乎懂了,平平常常的世界,对于他们,永远是令人神往彼岸。

    她也许比他更值得怜悯,她只能从爱人的心上引来火种,在心中绘出一个光明的世界来。我这样想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小俞还是头一次有这样的感受,人一进了舞厅就仿佛变成了鱼,赤条条地泡在声和光的世界里,所有一切服饰、脂粉、矫柔造作和扭捏作态,全部熔化在亢奋的旋律和变幻的灯光里了。

    他已不记得是怎样进入这舞厅了。他只依稀记得,他和小叶相识虽然不短了,可最多也不过是手挽着手逛逛公园,一边走、一边小心着擦身而过的游人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不痛不痒的话罢了。他作梦也没跟谁这么亲近地摽在一起过呀!他记不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了,他记不起他俩是怎样迈出这一步,迈出这一下子使他俩之间的距离大大缩短的一步的。或许,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旋转的、缤纷的、使人超凡脱俗、又使人神魂颠倒的天地吧。

    “小叶,你简直是在飞!”

    他突然发现,他的小叶原来是这么温顺、可爱,以至让他竟脱口讲出这有点出格的话来。小叶并不感到意外,甚至有点忘乎所以了,她活泼地做了个旋转动作,又偎在他的臂弯里,轻盈地踏着舞步, 像撒娇的孩子那样地扬起脸说:

    “你也是的!”

    这时候,乐曲的节奏快起来,他们的舞步也随着加快了,除了两双相互注视的眼睛,他们仿佛成为一个整体,和谐、融洽、默契, 像个旋转不停的陀螺,在盛装的舞厅里游来荡去。小叶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不羞怯、不躲闪、不遮掩,眸子里闪着忽明忽灭的灯光。面对这双眼睛,他失去了一切,也失去了他自己,更失去了那个日夜骚扰着他的身影。这双眼睛, 像日光下的两泓泉水,清澈而幽深,宁静而热切,充满着信赖、爱抚和期待,仿佛那就是整个世界,他的全身心都沐浴在这秋水中了。他确确实实变成了一条鱼,一条冲出密密层层的罗网的鱼,一条跳出纷纷纭纭的尘世的鱼,一条褪尽庸庸碌碌的欲念的鱼,一条纯粹的鱼,一条无犹无虑的鱼……他的胸襟顿时开阔起来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

  • 小俞还是头一次有这样的感受,人一进了舞厅就仿佛变成了鱼,赤条条地泡在声和光的世界里,所有一切服饰、脂粉、矫柔造作和扭捏作态,全部熔化在亢奋的旋律和变幻的灯光里了。

    他已不记得是怎样进入这舞厅了。他只依稀记得,他和小叶相识虽然不短了,可最多也不过是手挽着手逛逛公园,一边走、一边小心着擦身而过的游人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不痛不痒的话罢了。他作梦也没跟谁这么亲近地摽在一起过呀!他记不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了,他记不起他俩是怎样迈出这一步,迈出这一下子使他俩之间的距离大大缩短的一步的。或许,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旋转的、缤纷的、使人超凡脱俗、又使人神魂颠倒的天地吧。

    “小叶,你简直是在飞!”

    他突然发现,他的小叶原来是这么温顺、可爱,以至让他竟脱口讲出这有点出格的话来。小叶并不感到意外,甚至有点忘乎所以了,她活泼地做了个旋转动作,又偎在他的臂弯里,轻盈地踏着舞步, 像撒娇的孩子那样地扬起脸说:

    “你也是的!”

    这时候,乐曲的节奏快起来,他们的舞步也随着加快了,除了两双相互注视的眼睛,他们仿佛成为一个整体,和谐、融洽、默契, 像个旋转不停的陀螺,在盛装的舞厅里游来荡去。小叶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不羞怯、不躲闪、不遮掩,眸子里闪着忽明忽灭的灯光。面对这双眼睛,他失去了一切,也失去了他自己,更失去了那个日夜骚扰着他的身影。这双眼睛, 像日光下的两泓泉水,清澈而幽深,宁静而热切,充满着信赖、爱抚和期待,仿佛那就是整个世界,他的全身心都沐浴在这秋水中了。他确确实实变成了一条鱼,一条冲出密密层层的罗网的鱼,一条跳出纷纷纭纭的尘世的鱼,一条褪尽庸庸碌碌的欲念的鱼,一条纯粹的鱼,一条无犹无虑的鱼……他的胸襟顿时开阔起来......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读全文